• 詠欣老師

最後一個位子

更新日期:2020年2月11日



這學期開學,學校輔道室主任打電話來:

「有一位轉學生需要協助,除了程度不好之外,家長也有一些問題需要協助,目前她從台中轉過來,父母離異,之前在台中有社會局介入,但是母親不太配合,現在不知道是什麼緣故,轉回中壢;學校給的資料有限,不太清楚台中發生什麼事情,總之麻煩宣愛可以協助嗎?」

就這樣,她成為我們最後一個位置的孩子。



  「好啦、不要睡了,我們打起精神來好嗎?今天的作業都還沒開始,我們一起來寫吧!」

協會三樓教育館平日是國小陪讀班,兩個兩個一桌,這裡擠滿了不同年級的孩子。但有一張桌子很特別,它的尺寸稍微小了些,邊上只有一個學生:來自台中的睡美人轉學生。

在輔導室詢問能否多收一個學生時,協會原先是拒絕的──這裡已經額滿了,人手和空間都不足──但是於學校的再三請託下,便額外多添上一張桌子。專屬於她的,陪讀班的最後一個位子。



  由於家長的不配合,至今學校、社會局、協會都不大清楚她的家庭狀況,只知道這位同學總是無精打采,並且從早睡到晚。原本以為她只是逃避功課,沒想到就算要回家了,她還是趴在桌上不肯離開。任老師如何搖肩膀、拉走桌子,都可以睡得八風吹不動。






  愛的相反不是恨,而是冷漠。比起憎恨世界,一個對什麼都不感興趣的人,才是最讓人手足無措的。在協會老師愛和同理的陪伴下,這位同學偶爾也能打起精神來,在老師的幫助下,奮筆疾書,完成自己的功課。然而比起學業,更讓人感動的,是陪讀班的孩子在彼此遊戲時,她終於不是面無表情地旁觀或睡覺,而能露出微笑。

  幸好,滴水可以穿石──就算尚未穿透,至少也已匯聚成槽。最後一個位子的孩子或許還沒走上康莊大道,但已經一步一步踏出自己的小世界。






50 次瀏覽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擺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