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師母

遲來的年夜飯

更新日期:2020年2月11日


  七年前,我們開始陪讀班。第一對被輔導室送過來的兄弟,當年分別是小三、小四。他們狀況很特殊,除了單親(單親通常不是最大問題,但卻是陪讀學生身分別之一),最重要的原因是照顧者竟還是一位完全不負責任的父親,無法給予他們任何生活上的照料,所以當時我們協助他們募集生活所需的物資、安排除了陪讀之外的生活照顧;而他們的滿口髒話、生活缺乏規矩也不會自理、闖過的大小禍,也驅使宣愛在暑假辦了營會,最高紀錄是五週的全天,某種程度就是在照顧像他們一樣暑假會流連在外的孩子。而當初國中陪讀班的成立亦是因為發覺兩兄弟沒有晚餐的窘境,因此就算是在沒有經費的狀況下,宣愛依然每週五天晚上供餐,以及安排大哥哥、大姊姊陪讀。


  這麼多年下來,我因著這對兄弟,認識了學校輔導室、社會局社工、甚至每個年級的班導(他們很幸運的遇見許多好的老師),從小到現在,我發現他們的狀況不斷地被開案、結案,但是面對失能、失衡的家庭所產生的許多問題,並沒有被處理或解決;而我想,真正落實的是在教會。記得幾次嚴重的經歷:爸爸被討債導致孩子被毆打、孩子在校因自己的疏忽造成意外的嚴重腳傷,要開刀、復健、面對龐大的醫療費用,還有上下學和生活照料的問題。事後學校老師跟我說謝謝,我說不只是我,其實後面有一群教會的弟兄姊妹或其他知道的友人,願意照顧、陪伴甚至為醫療、生活費用奉獻。這麼多年下來,太多事例無法一一訴說,但是孩子一直在成長。


  現在孩子已經是高中的年紀了,長期累積的事件讓他們發現父親除了失職失能,還連帶影響了他們的權益,例如所有證明文件都必須要由監護人出面申辦,以及父親會不斷地反過來向孩子要錢。我幫老大安排半工半讀,希望他們都能夠自立自養,並幫助他管理自己所賺的每一分錢,除了保護他之外,也讓他能支付自己的生活費以及學費;但是弟弟的證件一直無法辦出來,所以這位新的社工希望能找到他們的母親,並將撫養權拿回以幫助孩子。


  這件事情很奇妙也很順利地透過公部門尋找到母親。當她第一次坐在我面前,這些消失的十多年,竟突然地被連結起來。今年的年初三,是一個遲了十七年的年夜飯!



51 次瀏覽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擺上